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十九章 阳血手印

第七十九章 阳血手印

  因为此时之前在那具男尸的身上钉着的那些黑色的铁钉都不见了……

  我忙用手电筒照着朝着地上看去,那一根根十多厘米长,黑漆漆的铁钉都已经落在了地上!

  以此看来,之前的声音,正是这具男尸身上所发出。

  只不过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在他身上钉着的那些铁钉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自己崩了出来?莫非是这具死而不腐的男尸捣的鬼?

  他大爷的,这个湖底下还真邪性,什么怪事都能遇的到。

  问题的发生的源根已经找到,但是现在难就难在于这个问题它应该怎么去解决?

  现在让我这一个半吊子去化解这‘人压棺’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自知自明我还是有的。

  正当我在苦无对策的时候,蹲在一旁的锤子耐不住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看着我问道:

  “怎么样了老琴,有什么发现没有?”

  就在锤子刚刚问出我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旁一道黑影一闪过过,同时在我身前的这具男尸猛地一下子就从石棺上面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这突然的变故,把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的我给吓了一大跳,忙撤身往后退去,同时开口对锤子喊道:

  “锤子,你别过来,这个死人他诈尸了!”

  “卧槽,他奶奶的,老琴,现在怎么办?!”锤子也看到那具从石棺上面坐起来的男尸,看着我这边开口问道。

  我对锤子做出一个逃跑的手势,不管怎么样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而且最重要的时候,我那些驱邪克阴的物品都在湖岸上面的背包里面,根本就没有带下来,若是此时不跑,恐怕接下来可要跑不掉了。

  锤子对我的手势马上心领神会,我们俩人同时朝着思月等人那边拔腿就跑。

  可我们刚刚跑出去没几步,我便听到锤子惨叫一声,一下子摔倒在地。

  我心中一凉,忙停住脚步,朝着锤子那边看了过去。

  却发现他摔倒在地后,顾不得疼痛又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想继续跑上来,身子却一个趔趄,再次摔倒在地。

  看到这里,我忙过去把锤子他从地上扶了起来,问道:

  “锤子,你怎么了?”

  锤子看着我说道:

  “估计是崴到脚了,老琴你先走,我没事。”

  “都这个节骨眼了,你就别废话了,我扶着你,一块儿走。”说出这具的时候,我还用眼角的余光朝着石棺那边撇了一眼过去。

  正看到那具男尸已经慢慢地从石棺上面走了下来,正在四处闻着什么,当他看到我和锤子站在这边的时候,张开大嘴低吼一声后,便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见跑不掉,我只能豁出去了,忙单手快速掐出了三清手印指法,同时口中大声喝道:

  “急急如律令!”便朝着那具快速追近的男尸前胸之上就用力拍打了过去。

  那男尸跑的速度很快,根本就没有要躲避的样子,所以我这一三清指法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前胸之上。

  右手与那男尸的胸口相接,一股巨大的前冲力把我给撞的手臂发麻,连连后退。

  我在后退的时候,也在看那具男尸,我发现他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被我那一记三清指法给打中之后,身子往后退开几步,胸口处同时多出了一道白印子。

  “老琴,你别管我,你先跑回去叫人,我自己在这里拖住这玩意,要不咱俩都得挂在这儿。”锤子这时看着我大声喊道。

  “你赶紧给我闭嘴,你现在走道都成问题,你还拖毛线!”我说话的同时,却看到那具男尸好似被我刚才那三清指法所激怒,怒吼着朝着我们这边才一次狂奔而来。

  看到那具冲上前的男尸后,我只得一咬牙,再次单手快步结出了三清指法的手印,同时大声喝道:

  “急急如律令!”便挥手朝着那具男尸的脑袋上面就打了过去。

  既然打他胸口那里没事,这次就打他的脑袋试试。

  随着右手手臂上面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我身子再次被那具男尸的前冲里给撞的连连后退。

  可那具男尸脑袋上面在受到我三清指法打中后,却一下子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老琴,你这还会点死人的穴?”一旁的锤子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看着那具站在不远处凶神恶煞一动不动的男尸开口说道。

  我自己也彻底蒙圈了。

  这三清指法打在尸变的死人脑袋上面,还能跟贴符纸一样,让他们定在原处?

  可那具男尸在原地一动不动持续能有半分钟后,好像再次恢复了过来,四下一看,瞅见我和锤子后,再次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

  “锤子,你先靠边!”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忙把自己的右手的食指放在口中一口咬破,见中指出血,我马上结出三清指法的手印,同时口中大喝一声道家口诀,朝着那具男尸的额头上面拍打了过去。

  既然那普通的三清指法打在那具男尸身上重创不到他,那么现在就用中指的阳血和三清指法的相互结合,看看能不能对他起作用。

  这个突然的结合,完全是我在情急之下所想出来的,至于管不管用,能管多大用,只能看命了。

  “砰!”一声闷响传来,我右手还没有碰到那具男尸的前额,我就感觉小腹一痛,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从地上掀起了,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碰!”在我身子摔落在地的时候,震起一阵尘土,我强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抬头朝着前面看去。

  之间一道黑影一闪,那具男尸便追到了我的面前,他双手快速伸出,一双如同铁钳的打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一股巨力从我脖子上面传来,压的我顿时喘不上气儿来,我憋的脸通红,难受的要命。

  就在这个生死关头,一旁的锤子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块儿大石头,双手抱着一瘸一拐的小跑着朝着那具男尸身后就跑了过来。

  锤子抱着那块儿石头跑到男尸身后,用力举起来朝着他的脑袋上面就用力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巨响,那块能有人脑袋大小的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那具男尸的脑袋上面。

  可让出乎我和锤子意料之外的时候,那块石头砸在男尸的脑袋上面,居然完好无损,脑袋好似铁蛋子一般结实。

  不过即便是这样,锤子刚才那一下子也算是把我的命从阎王爷的门前给救了回来。

  被锤子一击打中后的那具男尸,帮把我给甩到一旁,快速转身朝着他身后正在一瘸一拐逃跑的锤子追了上去。

  摔落在地的我见锤子就要被那具男尸给追上,忙一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忍痛追了过去。

  眼见那具男尸追到锤子身后,伸出一双黑爪就朝着他的后心抓了过去。

  锤子到了这危机的关头,反应也是迅速的很,他忙一矮身子避开。

  那具男尸一抓失手,怪叫一声,刚要低头抓锤子,我却已经追到了他的身后。

  “急急如律令!死去吧!!”我大喝一声,尽全力朝着他的后脑便用三清指法打了过去。

  一声脆响传出,当我右手那带着阳血的三清指法打在那具男尸后脑上面的时候,他的脑袋随着一声脆响,一下子碎成了两半,其中一半被打飞出去。

  蹲在地上的锤子锤子见此,忙一拍手道:

  “老琴,好样的,一鼓作气,把他奶奶的这玩意给彻底灭了!!”

  我再一次挥右手朝着那具男尸脖子上面所剩下的另外一半脑袋就用力拍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