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八十一章 循回甬道

第八十一章 循回甬道

  石壁上面雕刻的那些动物头像最少连续几十米,等我们走过那些动物石刻后,在我们面前则是多出了好似一个墓碑的石刻,上面用刻着一些我们全都看不懂的文字。

  绕过这个石碑后,我们再次朝着前面走去,这条甬道好似永远都走不到尽头,就在我们走了能有半个小时后,让我们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我们再一次的看到了那个上面刻着我们都看不懂字体的石碑。

  迷路了?这是我看到那个石碑后的第一反应。

  “卧槽!我说咱……咱们怎么有转回来了?!”那个高个子惊呼一声道。

  思月也是紧皱双眉盯着那个石碑一句话不说。

  锤子这时走到我身旁看着我问道:

  “老琴,咱这是在原地转圈儿,你说这是不是遇到什么‘鬼打墙’了?”

  我看着那个石碑摇头说道:

  “不像是鬼打墙,估计是这个甬道的问题。”

  “甬道的问题?这里就这么一条路,你说它还能是个迷宫不成?”锤子看着我疑惑地问道。

  这时思月也开口说道:

  “我赞同琴生的观点,我们迷路多半是这条甬道的问题,这里光线很暗,而且又路窄。”

  “那现在我……我们应该怎么办?你们有没有办法?”另外一个一直跟着思月的男人开口问道,此时他明显很紧张,说话的时候也带着颤音。

  我看着那个石碑开口说道:

  “继续往前走,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就这么一条路还能把咱们五个人给困住?”我说着当先绕过那个石碑朝着前面走去。

  锤子、思月等人紧随其后。

  这一次我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甬道四周,想看看有没有标志性能够记住的路标,可是继续走了半个小时,我们再一次的转回到了那个石壁面前。

  锤子看到那个石壁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奶奶的,又转回来了,累死我了,咱先坐下来休息一会。”

  到了现在,我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若是我们不能够走这条甬道里面转出去,那么接下来给我们留下来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被活活地困死在这里!

  就在此时,那两个男人终于顶不住压力,崩溃了,其中一个带着哭腔对思月说道:

  “思月小姐,我和凯子不干了,我们现在就想回去,我们真的不敢再跟你走了。”

  思月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后,转身看着他们说道:

  “你们若是真想回去,我也不拦着你们,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们才决定退出,是不是有些晚了?”

  “反正我们不能继续往前走了,马上原路返回,这是凶兆。”那个高个子看着思月说道。

  锤子在这个时候接茬了一句:

  “什么胸罩?还裤衩呢!我说你们俩个大男人看起来样子挺狂野的,怎么一旦遇上事情就跟俩王八似得?!”因为之前张笑的事情,锤子本来就看不惯那俩人,到了现在忍不住出言讽刺。

  “你他们说什么?!”那两个男人听到锤子的嘲讽后,忙朝着锤子那边走了过去。

  我见他们准备要动手,也快步走了过去。

  “老田,凯子,你们俩想干什么?!回去!”说来也奇怪,思月的一句话,居然在这个时候依旧管用,那两个男人听到思月的话后,恶狠狠的瞪了锤子一眼,便走了回去。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顾得上起内讧?都不想出去了?!还有锤子,你那张嘴能不能少说两句?”我看着他们三人说道。

  锤子哼了一声,算是答应,那两个男人听到我的话后,相互对视一眼,他们同时坐在了地上,一声不吭。

  这时思月走到我身旁看着我问道:

  “琴生,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走出这个甬道?”

  我看着思月说道:

  “我正在想办法。”

  说实在话,我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自己学艺不精便来到这么危险诡异的一个地方寻找什么紫鸡皮草,先不说能不能找到那草药,现在就连锤子也跟着我一起被困住了。

  我满是愧疚的回头看了锤子一眼,正好发现坐在地上的锤子正在朝着我这边招手,示意我过去。

  走到锤子身旁,我也坐了下来,看着他问道:

  “锤子,怎么了?”

  锤子看着我说道:

  “我说老琴,咱这是不是掉金字塔下面了?我怎么感觉这里这么像我之前去埃及旅游金字塔里面的甬道呢?”

  我看着锤子说道:

  “你可赶紧拉倒吧,收起你那丰富的想象力,咱就走了几个小时,就穿越到埃及金字塔下面了?”

  “那万一中国也有古埃及的金字塔呢?这龙游宫说不定就是这个湖底金字塔的名字。”锤子看着我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锤子的话虽然很欠推敲,中国怎么可能有金字塔。但说起这金字塔的甬道,它的的确确像是一个迷宫!

  若是非旅游区,自己一个人进去,很有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曾经在埃及金字塔里面不止一次的有翻越禁区,从而困死的游客。

  而且金字塔里面的诅咒很厉害,至今为止,有很多位因研究金字塔的科学家莫名死亡。

  传言在金字塔甬道里面有一种很奇特的现象,把一枚锈迹斑斑的硬币放进来,几天后拿出去变回发亮如新。若是放一杯鲜牛奶进来,隔着二十四小时后取出,绝不会发酸。

  这是因为古人为了使其木乃伊进入金字塔后,能更加快的挥发水分,从而加入了一些特殊的建筑。

  但我却很清楚,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条看不到尽头的诡异通道,它绝对不是古埃及金字塔下面的甬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所面对的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

  众人坐在一起休息了十多分钟后,便起身再次朝着甬道前面赶去。

  这次在出发之前,我留了一个心眼,从随身背包里面拿出一块儿饼干放在那个石碑上面作一标记着,然后绕过它带着众人继续前行。

  这次往前走,我故意让众人一字排开,每个人之间大约隔着三四米远的距离,这样“一”字形排开,若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不知不觉的走偏,后面的人也会发觉。

  这样便能判断出来这条甬道是不是有不容易被我们发现的暗道。

  还是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又一次的看到那个石碑,可等我们走近过去的时候,却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这个石碑上面根本没有我放着的那块儿饼干!

  看到空空如也的石碑后,我们几人面面相觑,思月当先开口问道:

  “琴生,你之前放在这上面的那块儿饼干它去哪了?”

  “会不会是让老鼠闻到味儿给爬上来叼走了?”锤子猜测道。

  而我则是大胆猜测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迷路!

  这条路一直都是一条,而这一个个重复一模一样的石碑,多半是建造这个甬道时候所留下来迷惑人的,故意让人以为自己在原地打转迷路,然后原路返回退出,其实这条甬道若是一直往前走,就一定能走出去!

  为了验证我这个猜测,我让锤子帮忙找来一块儿石头,放在了这个石碑上面,但为了保险,我又从随身背包下面拿出了一个饼干包装袋压在了那块儿石头上面。

  做好这一切后,我便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

  又是步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再一次的看到了前面那个石碑。

  看到它后,我加快脚步,想看一看那块儿石碑上面到底有没有之前我们所放的那块儿石头。

  若是有,就证明我之前从猜测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