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八十二章 逃出甬道

第八十二章 逃出甬道

  当我们众人走到那块儿石壁近前的时候,我当先一步走过去,用强光手电朝着石壁上面照了过去。

  我的目光随着强光手电的光线看去,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块儿石壁上面并没有我之前所留下来的那块儿石头和饼干!

  这就证明,我们并没有迷路,也没有在原地打转,而是一直在往前走!

  这每隔着相同距离便出现的一模一样的石壁完全是在扰乱我们判断,让我们自己认为自己迷了路,然后在原地转圈。

  这条甬道到底是谁发明出来了,还真大爷的缺德!

  锤子、思月他们也从后面走了过来,当他们看到那个空空如也的石碑后,思月也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道:

  “呼~看来我们并没有迷路。”

  这时锤子也在一旁砸着脑袋上面的汗珠说道:

  “老琴,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这脑子到了关键时刻还挺顶用。”锤子他说着,朝着自己口袋里面摸索了过去。

  接着,我便看到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打开,居然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红南京牌香烟。

  “你可真行,走到哪儿不忘记带你的命根子,过几年你烟钱就省下了,没事吸几口雾霾就成。”我看着锤子说道。

  锤子又从塑料袋里面拿出打火机,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说道:

  “真过瘾,这一路上,差点儿没把我给憋死,我这饭不吃可以,烟不抽,那比死了都难受。”锤子说着又猛吸了几口。

  这时,站在锤子对面的那两个男人看着锤子在吸烟,两个眼都直了,其中那个叫老田的高个子看着锤子开口说道:

  “我……我说这位兄弟,你那烟还有剩吗?”

  锤子听后,白了那个男人一眼道:

  “有是有,不过我凭啥给你们?”锤子这要是看谁不顺眼,就一直不顺眼。

  思月听后,却走过来看着锤子说道:

  “许开明,你就给他们一人一根烟抽呗,我们也在原地休息休息,既然确定没有被困在,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我也看着锤子说道:

  “行了锤子,给他们。”虽然我们之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却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万一要是真出什么意外,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锤子听后这才悻悻的说道:

  “算了,一人就发一根,抽完了我就不管了。”锤子说着从烟盒里面拿出了两根香烟,一人扔给他们一根。

  “兄弟,火、火……”那两个男人接到锤子递给他们的香烟后,那急躁的恨不得把手中的香烟给生吞下去。

  叫凯子的那男人接过锤子递给他的打火机,刚要点烟的时候,手一抖香烟掉在了地上,他刚要弯腰去捡起来,站在他身旁的老田对着凯子的脑袋上面就是一巴掌:

  “凯子,别特么捡起来。掉在地上的香烟不能捡,特别是在这种地方。”

  “为什么不能捡?”凯子满脸不解地看着老田问道,同时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没有捡那根掉在地上的香烟。

  老田接着对凯子说道:

  “这掉在地上的香烟会被附近的脏东西认为是供奉给它们的香烛,你要是捡起来就会被它们误认为抢它们的供奉,你想咱们接下来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听到这里,我看着那个叫老田的高个子男人,隐隐地觉得这个男人不对劲,他怎么又会知道这种香烟掉在地上不能捡起来的禁忌?!

  莫非他并不是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

  一个人的城府,除了和他多接触外,肉眼根本无法看透。

  锤子这时走过去,又递给了凯子一根烟说道:

  “最后一根啊,再掉了我可不管了。”

  等老田和凯子他们俩人把烟点着后,锤子把打火机拿回来,走到我身旁坐在地上看着我低声问道:

  “老琴,我感觉那个叫老田的男人不对劲。”

  我点头:“不光是他,另外一个咱们也得小心。”我有预感,恐怕这思月对他们俩人的真实身份,也不一定清楚。

  在接下来的路上,我一定得找个机会,问一问思月,这两个男人跟她是什么关系?又是怎么找来的。

  休息了十多分钟后,思月便招呼众人收拾收拾继续朝前走。

  前行半个小时后,另外一块儿一模一样的石碑又一次的出现在我们众人的视野之中。

  锤子走过去,看着这块儿石碑开口说道:

  “我说各位,这鬼湖错木拉一共才多大,咱们自从到这个甬道来之后,少说也走了能有两三个小时了,按理说早就走出那错木拉,咱现在的位置在哪,你们有知道的吗?”

  思月听后,表情极为认真的看着锤子说道:

  “咱们现在并没有走出错木拉,不信你们抬头看看。”

  听到思月的话后,我和锤子同时朝着头顶之上看去,在这个甬道上方的石壁上面,全都湿漉漉,但却从未有水滴下来。

  从上面潮湿的石壁判断,到目前为止,我们五人依旧在那鬼湖错木拉的下面。

  这时锤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思月小姐,你说我们这一次还能不能再回到地面上?”

  锤子这句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虽然我们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困住,但是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下,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很多我们无法预判的意外和危险,同常这些意外和危险都是致命的!

  思月听到锤子的话后,抬起头看了看,接着说道:

  “会吧……”

  锤子听后无奈地看着我耸了耸肩,继续朝着黑漆漆好似永远没有尽头的甬道前面走去。

  这一路上,我们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再次经过两个石碑之后,明显的感觉到甬道开始逐渐的变宽。

  以至于走了一会儿后,我们五个人完全可以并肩而行,一点儿都不觉得拥挤。

  看到这里,我便猜出这条‘没有尽头’的甬道它怕是已经走到头了。

  继续前行,我们借着强光手电的光线能隐隐看到一个出口,就当我们马上走到出口的时候,突然间一股阴风吹起,我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一道诡异的黑影在我们众人身侧一闪而过!

  而且我同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跟在我们身后!

  “先站住,不要往前走!”看到那个黑影后,我马上提高了警惕,忙开口招呼众人在原地站住。

  然后朝着身后看去,在我身后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思月回过头来,看着我问道:

  “琴生,怎么了?”

  我看着她说道:“我刚才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那边一闪而过。”我说着用手一指着刚才人影所出现的地方。

  其他四人听后,都朝着我手指所指向的方向看了过去,强光手电照的那边一片通明,但除了那被照的发白的石壁,那边什么都没有……

  “兄弟,不会是你刚才眼花看错了吧?”老田面带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我摇头还没说话,锤子便看着老田说道:

  “若是之前你说老琴他看错了,我还能相信,但是他自从被那狍子蛇毒给毒了眼睛后,他的眼睛便能看到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所以老琴他刚才看到了,就一定不会看错。”

  可我们众人站在原地四下找了好一会儿,那道黑影再也没有出现。

  终于思月还是决定继续往前走,眼见出口在即,绝不能再浪费时间。

  这一次我选择走到队伍的最后面,警惕的盯着四周,提前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做好随时出手攻击的准备,若是那道黑影再次出现,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咬破舌尖招呼它一口阳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