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八十五章 血战到死

第八十五章 血战到死

  眼见那群虫子朝着我们一步步逼近,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我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想逃,却没有路让我们逃。

  他大爷的!到了现在,既然逃不掉,那小爷我就跟它们这些虫子豁出去了,就算是死,也得杀它个几百个赚个本!

  反正都是死路一条,担惊受怕也得死,把命豁出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到了死路,别无选择,唯有让自己成为狮子,才能战退群狼。

  心念至此,我忙开口对站在我身侧的锤子开口说道:

  “锤子,咱跟这些畜生拼了,就算是死,死之前也得杀个够本!”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也是把心横了出去,大声应道:

  “好嘞,老琴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霸气,早晚都脱不了死,现在就一个字:干它大爷的!”

  “那是五个字!”我说道。

  “管它几个字,畜生们来了,兄弟,上吧!!!”锤子此时已然红了眼,大喊一声,从身上拽出两根从死后老田身上搜刮来的撬棺棍扔给我一根。

  我接过来锤子扔给我的那根撬棍上前两步,一咬牙,朝着那群涌上来的怪虫就用力顺着地面横扫了过去。

  这一撬棍把地上冲过来的怪虫给打飞出去一片,但数量众多的怪虫接着蜂拥而至,根本毫无忌惮。

  我只能一边用力来回用撬棍横扫,一边往后退去。

  “噌!”一声轻响传来,我只看见眼前黑影一闪,接着肩膀上面就传来一股剧痛,我撇头看去,正是一直青黑色的虫子在我肩头狠狠地咬下一口!

  一甩胳膊,我顺势一把抓住那只青黑色的虫子,朝着地上就用力摔了下去。

  可这一只虫子刚刚被我身上给摔下去,接下来又是好几只同时从地上蹦了起来,朝着我身上就扑了上来。

  见此,我一边快速用撬棍击打,一边快速后退。

  “锤子,别往前上了,快退!”我一边后退,一边大声提醒着锤子。

  可当锤子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被那些青黑色的虫子给围住了,想退根本无路。

  当我看到一只只青黑色张开大嘴的虫子朝着锤子身上扑过去的时候,我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在这一刻我好似忘记了所以的恐惧,不管不顾的就朝着锤子那边冲了上去。

  现在在我的脑海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把锤子救出来!

  锤子被那成群成片的虫子围困在中间,我跑过去,身上已经被好几只虫子给咬住,疼的我眼泪都流了出来……

  眼见锤子身上的虫子越来越多,他已经开始放弃抵抗,不断地惨叫。

  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冲不进去!

  锤子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就好似一把把带着倒刺的尖刀,狠狠地刺进了我的心里!

  这个时候,我再也无法看到锤子遭受如此痛苦,我红着眼回过头朝着站在石壁边上的思月大声喊道:

  “思月,开枪,送我俩上路!!”我身上不断地传来的疼痛让我几乎昏倒过去。

  站在我们身后手里拿着手枪的思月听到我的喊声后,果断举起手枪朝着我和锤子这边瞄准。

  “开……开枪!!”锤子也在这个时候用尽全身最后一次力气歇斯底里的喊道。

  但思月却在瞄准之后,迟迟没有扣动扳机,她双眼含泪的看着我和锤子俩人不断摇头:

  “我……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她说着把手枪垂了下去。

  “求求你,开枪,就……就当是做好事,帮帮我们……”此时的我再也无法忍受遍布全身的剧烈痛苦,开口对思月求道。

  思月听到我这句话后,双眼之中泪光闪过,她再次举起手枪,朝着我这边瞄准了过来。

  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觉得被枪瞄准的感觉是如此无与伦比。

  因为我和锤子马上就会随着一声枪声而彻底解脱……

  一死千疼止!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们身前传来:

  “别开枪!!”

  随着那个女人的声音后,接着我便感觉到身旁四处传来一阵灼热感。

  那些刺骨的痛楚感慢慢变轻,同时在我身上的那些青黑色的虫子也随之从身上爬了下去。

  我深吸着气,忍着痛低头朝着自己的身上看去。

  这才发现,此时我的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那些小虫子给彻底咬破,全身都是血水,冷飕飕的疼!

  还不急仔细打量,我再朝着锤子那边看去,只见他比我更惨,此时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成了一个血人!

  我忙朝着锤子那边跑了过去,身子一动,腿上牵扯着小肚子上面的伤口疼的只吸冷气。

  咬着牙放慢速度朝着锤子那边一步步靠近。

  走到锤子身旁,我慢慢地蹲了下来,用手推了推锤子,轻声喊道:

  “锤子,锤子,你醒醒……”

  锤子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我只得慢慢的把手指探到了锤子的鼻子上面,让我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是,锤子现在还有呼吸,虽然很弱,但这至少表明他还活着!

  “你是谁?!”思月谨慎的问话声在这个时候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我这才想起了刚才那些青黑色的虫子退去,好像是一个女人突然出手救的我们,所以听到思月的话后,我忙转头朝着思月那边看了过去。

  在思月不远处,站在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这个女人我认识。

  她正是之前多次救过我命的那个女酒鬼,也是我债主!

  她怎么跟到这里来了?还有她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个地方,又是怎么找来的?莫非是她一路跟踪到这里?

  这一个个问题,随着女酒鬼的出现,全部都一起跳了出来。

  女酒鬼听到思月的话后,皱了皱眉道:

  “把你手中的枪放下,我最讨厌的便是别人用枪指着我。”

  思月并没有把枪方向,反而看着她再次开口问道: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

  见此我忙开口对思月喊道:

  “思月,把枪放下吧,她是自己人。”

  思月听到我的话后,这才把手枪收了起来,然后她便快速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女酒鬼也同思月一起跟了上来。

  思月跑到我近前,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满身是血的锤子一眼,着急的开口问道:

  “琴生,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锤子身上仍然在不断地流血,若是在短时间内无法帮他止血,那么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当下的环境和条件,我们想要帮锤子止血,根本不可能。

  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所剩寸缕的衣服,又看了思月身上一眼道:

  “思月,把你的上衣脱下来,我先帮锤子包扎一下。”

  到了生与死的关头,思月也顾不得别的,直接把上衣脱了下来,上身只剩内衣。

  我接过思月递给我的衣服,马上用牙咬开破口,然后撕成布条状,用它们帮锤子身上那些受伤较重的伤口给临时包扎住。

  可即便是这样,也只能起到很小的作用,根本就无法把锤子的命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女酒鬼,忙抬起头看着她开口问道:

  “你有没有办法救救我朋友?!”

  女酒鬼看了锤子一眼点头说道:

  “有啊。”

  “那请你帮忙救救他。”我说道。

  女酒鬼看着我冷笑一声道:

  “我为什么要救他?”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救我?!”我双眼紧盯着她大声问道。

  女酒鬼看着我说道:

  “因为你欠我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