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八十七章 鬼面黑佛

第八十七章 鬼面黑佛

  我开始以为自己花了眼,在这种地方它怎么可能会有佛像?!

  可当我擦了擦眼睛再次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的时候,那尊黑漆漆十分诡异的佛像还在那里,而且好像在不断地朝着我们这边移动逼近!

  看到这一幕后,我心中吃惊的同时,忙开口对众人喊道:

  “你们小心点儿!在后面有一尊不知道什么来路的佛像在朝着我们靠近。”

  听到我的话后,众人都转头往后看去,看到那尊黑漆漆的佛像后,都是吃惊不止。

  随着那尊佛像的不断逼近,我慢慢地看清楚了它的样子,长有四臂,看不清楚它到底刻了多少张脸,但看一侧保守估计最少也得三面,它身下坐一黑色的莲花座,莲花座的旁边全部都是倒立的尖刀。

  它的莲花座下面好似有轮动。

  佛像本是慈眉善目,但是这尊佛像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其面目给雕刻的面目狰狞,极为骇人!

  当女酒鬼看到那尊凶神恶煞的佛像之后,白皙的脸上顿时生出一丝谨慎,但她接着嘴角微微翘起,轻声道:

  “鬼面佛,有意思……”

  听到那女酒鬼的话后,一旁的锤子忙开启好奇模式问道:

  “鬼面佛是啥?”

  女酒鬼看了锤子一眼道:

  “就是用人死后的冤魂所铸成的佛像,在那个佛像的里面,束缚了最少三个满是怨气的阴魂,这鬼面佛若是不见生人还好,一见生人则怨气滔天,杀之后快。”

  “卧槽,那咱现在还等什么?!赶紧跑啊!”锤子看着那尊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佛像说道。

  女酒鬼听后先是拿出酒瓶‘咕咚咕咚’的猛喝了几大口酒接着冷笑一声道:

  “逃跑,那是废物才会做的事情!”见她话声刚落,单手从身上拽出了数根红色的长针,接着双脚借力身形如同箭一般朝着那尊佛像就冲了过去。

  女酒鬼的身形移动速度极快,只见她纵身几步便已经到了那尊黑漆漆的鬼面佛的面前。

  那具鬼面佛看到有人逼近后,双目之中青光一闪,那黑漆漆的石制手臂突然动了起来!

  “咔嚓!”一声,那黑漆漆紧握匕首的手臂随着落下去的一层尘土朝着女酒鬼的脑袋上面就砸了下去,速度极快!

  女酒鬼娇柔的身形显得极为敏捷,她纤细的腰身微微一转,便躲过那鬼面佛的致命一击!

  但见她在躲避鬼面佛攻击的同时,一直拿着数根红针的右手突然出手,两根手指轻轻一弹,一道红线闪过,其中一根红针便扎在了鬼面佛的前胸之上。

  被红针所扎的鬼面佛突然发出一声很沉闷的声音,接着剩余的那些手臂全部都动了起来,各自握着不同的武器一同朝着女酒鬼的身上刺去。

  这种场面我和锤子之前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尊用石头刻成的佛像居然还能和人一般灵活,甚至攻击的速度比人都快出很多,若非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

  这古人所掌握的一些东西,在我们这个年代早已失传,不过想这种技术失传了倒也好,省的有些心怀不轨之人学来害人。

  女酒鬼见鬼面佛突然发怒,只得快速往后退去,暂避锋芒。

  那鬼面佛见此,却朝女酒鬼追了上来,女酒鬼见此红唇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后,接着轻喝一声,整个人从地上一跃而起,接着那鬼面佛的前冲之势,一下子就跳到了它的身后。

  身形还未落地,但是女酒鬼的手指早已出手弹出一根红色的长针。

  虽然我看不到后面,但从鬼面佛低吼吃痛的声音来猜测,那根长针没有丝毫的悬念正好扎在了那鬼面佛的后背之上!

  鬼面佛张开口不断地低吼,同时快速转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女酒鬼已经提前推开,站在远处看着那鬼面佛开口说道:

  “我念你未害人命,给你一次机会,从里面出来我可以帮你超度,再次轮回为人。”

  听到女酒鬼的话后,鬼面佛低吼一声,再次朝着她追了上去。

  女酒鬼见此,一双桃花眼中寒光一闪,冷言道:

  “不知死活!”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请神咒一尊胜驾来临,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随着女酒鬼口诀落下,那具鬼面佛居然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此时女酒鬼趁机逼近,右手手指轻轻一弹,把手中最后一根红阵刺入了那鬼面佛的前额正中!

  同时女酒鬼左手一翻,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贴于鬼面佛的肚脐之处,双手快速掐出一个手决口中大声喊道:

  “此针非凡针,北方壬葵针,一点在晛中,运两许庚至。病者吞之,白鬼消除,邪恶吞之,如杯破碎。急急如律令!”随着女酒鬼的一声令下,那三根刺入鬼面佛身上的红针同时暗光一闪,贴在肚脐的符纸也跟着嘭的一声自燃了起来!

  “赦!!”就在那符纸自燃的同时,女酒鬼大喝一声,双手手印再次变更。

  “砰!”一声闷响随着女酒鬼口中喊出的那个‘赦’字而响起。

  我朝着鬼面佛那边看去,只见此时的鬼面佛被那三根红针给彻底穿透,石质的佛像开始不断破裂,里面正在不断地冒出一股股黄色的浓烟。

  那些浓烟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女酒鬼包围了过去。

  女酒鬼见此眉角一挑,并非慌乱,反而不慌不忙的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血红色的药丸吞了下去。

  药丸入口的一瞬间,那些浓浓的黄色烟雾也把她给包围在了其中。

  看到这里,我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随着那女酒鬼刚才所展示出来的道士已然证明她绝对是个道术高手,但是在这种地方,又遇到那些让人无法弄清楚的黄色浓烟,我也不免为她捏了一把汗。

  这时站在我和锤子身后的思月开口对我俩问道:

  “你们说那个女人她会不会有事?”

  锤子听后连忙说道:

  “肯定不会,那女人厉害的很,区区一点儿破烟还能把她给怎么地?!”

  随之时间的一点点推移,那些包围住女酒鬼的黄色浓烟开始慢慢消散,我们也渐渐地从中看到了女酒鬼的身影。

  见她还站在原地,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黄色的浓雾彻底散去,那女酒鬼抬起头看了我们这边一眼,便走了过去。

  “你……你没事吧?”我们一边迎着她走过去,一边开口问道。

  那女酒鬼一句话没说,就要走到我们身旁的时候,她却一下子栽倒在地,同时口中闷哼一声,好似在承受无比巨大的痛苦!

  看到这里,我心中咯噔一下,心道她这时中毒了?!

  “朋友,你……你怎么了?!”思月快步上前扶住女酒鬼问道。

  “是不是刚才那些黄烟的问题?”锤子也跑过去开口问道。

  女酒鬼听后摆了摆手道:

  “不是,是我自己身体里面多年的老毛病了,你……你们先让开……”

  听到女酒鬼的话后,我们三人忙往后退开。

  这时女酒鬼从自己身上拽出了一把匕首,然后脱下鞋子,用匕首朝着她自己的脚心就刺了下去。

  “你干什么?!”我吃惊的问道。

  但那女酒鬼并未回答我的话,接着她从身上拿出了一条绳子把自己的双脚脚踝紧紧地绑住,又把绳子的另外一头用力朝着大殿殿顶的石梁上面吊去,她用力一拉,整个把自己头朝下掉在了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