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九十二章 死斗飻儞

第九十二章 死斗飻儞

  “道生炁,炁合神,侍魄白灵,法象有为,急急如律令!赦!”女酒鬼口中念出口诀之后,符纸脱手而出,朝着那个怪物身上就飞了过去。

  那怪物见此,刚要躲避,我忙再次用手中的强光手电刺的它的眼睛。

  它双目马上紧闭,符纸也打在那个怪物的身上,一道黑色的血迹飞溅而出。

  那怪物吃痛,怒吼一声,把仇恨值全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张开满是尖牙的大嘴,咆哮着不管不顾的朝着我就跑了过来。

  见此,我忙再用手中的强光手电去耀它的眼睛,谁知那怪物紧闭双眼,径直朝着我猛冲而来,速度很快!

  在这个时候,我再想躲避,已然是来不及,我忙双手交叉挡在了胸前,身子刚侧身躲避,就被那怪物给撞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后,身上就好像散了架一般,全身上下几百块骨头没有一块儿不疼的!

  我咬着牙,挣扎着努力想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站起来,全身疼的要命,特别是左侧肋骨处。

  “琴生,小心!!”

  “老琴,快跑!!”就在这个时候,我同时听到了身前锤子和思月的提醒声。

  听后,我忙抬起头朝着前面看去,正好看到那个怪物深处一只利爪朝着我的前胸就抓了过来。

  在这个性命危关的时候,我强忍住疼痛,就地打滚,躲过了刚才那个怪物的致命一击。

  可那怪物就好像认准了我一般,再次怒吼一声,追了上了,那架势非要把我给生吞活剥,啃骨食肉!

  这一次我躺在地上避无可避,慌乱之间手中抓到了一块石头,朝着那个怪物就用力砸了过去。

  可这根本就对那怪物造不成任何的影响,它连躲避都懒得躲,任凭那石头砸在它身上,怒吼着朝着我就扑了上来。

  在这个岌岌可危的时刻,一根红色的长针突然一闪而过,直接刺在了那个怪物的脑袋上面。

  再次吃亏的怪物,怒火更胜,狂吼一声,丢下我转过头朝着我对面的女酒鬼就追去。

  “锤子,思月,你们也用手里面的手电筒照它的眼睛!”我开口对锤子和思月提醒道。

  这怪物若是一直都在这个墓室里面,长年累月下来,双目肯定适应了这个黑暗的环境,所以我只要用强光手电耀它的眼睛,便会对它造成短时间性失明。

  顿时两道强光手电的强光照在了那怪物的脸上。

  那怪物顿时就停住了身形,双爪不断地在半空之中乱抓。

  此时女酒鬼趁此机会身形快速纵身一跃,跳到了那怪物的身侧,双手各自拿出三根红针,总计六根红针同时朝着那个怪物身上就刺了下去。

  “噗嗤~!”一声传来,女酒鬼双手中的那六根红针一根不剩的全部都刺进了那个怪物身上的最薄弱的小腹里面。

  “嗷~!!”一声震耳的巨大吼声从那怪物的口中传出。

  刺入怪物身体里面的六根红针好似定住了它的双脚,那怪物一动能不动,只能双臂乱抓乱挥。

  趁此机会,女酒鬼她轻喝一声,双脚同时借力,朝着那怪物身上跳去。

  她在半空之中,单膝弯曲,身形落在了那个怪物的身上,弯曲的那条腿膝盖顶在那个怪物的脊柱骨上,另外一条腿则好似蛇一般灵活的勾住了怪物的脖子。

  以此同时,她的双手也紧紧地抓住了那怪物的双臂。

  这一切完毕后,女酒鬼大喝一声:

  “搬山卸椎术!!”随之那右腿膝盖用力往下一顶,“咔嚓!”一声后腰脊椎骨断裂的声音传来,接着那个怪物身子一软,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倒在了地上。

  这时女酒鬼从那怪物身上跳了下来,身体轻盈的落了地。

  她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断气的怪物,确保它彻底死亡,这才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

  我承认我刚才完全呆住了。

  因为女酒鬼刚才施展出来的那一招名为“搬山卸椎术”的茅山术太帅太霸气了!

  简直是以强搏强!

  锤子当先看着女酒鬼问道:

  “我说女侠,你刚才用的那招什么什么术,太特么的帅了,这一下子就把那怪物的脊椎骨给顶断了,你这招能传授给别人不?”

  女酒鬼听到锤子的话后,冷笑一声看着他说道:

  “可以,一千万。”

  “当我没问。”锤子自讨了个没趣。

  这时思月问道:

  “那……那怪物它死掉了吗?我要不要去补枪?生怕它过会在缓过来。”

  听到思月的话后,女酒鬼看着那怪物的尸身说道:

  “放心吧,脊椎骨全断,死透了。”

  思月听到这句话后,这才放下心来。

  我紧绷的神经也微微缓和一些,我走到女酒鬼的身旁看着她问道:

  “你刚才那招茅山术叫‘搬山卸椎’吧?”

  女酒鬼看了我一眼道:

  “小子,你懂不懂礼貌,别叫我‘你’,你以后就叫我师父吧。”

  我听后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心中大喜,忙开口问道:

  “你……你同意做我师父,教我道术了?!”

  女酒鬼冷哼一声道:

  “如果你能活着从这里出去的话。”

  “谢谢你,师父。”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好对她开口谢道。

  “不过钱,出去之后你还得一分不少的交上来。”女酒鬼说到这里,语气一顿接着对我说到:

  “还有……那‘搬山卸椎术’并非是我们茅山的道术,而是盗墓贼所自发出的一种用来对付诈尸后僵尸的招数,其原理就是把僵尸身上的脊椎骨卸掉顶端,让它无法再站起来。这阴阳两路上,能抓鬼除妖的高手,不光只有我们茅山派。”

  听到女酒鬼的话后,我这才弄明白,原来她刚才那一招帅气‘搬山卸椎术’学自于盗墓贼们。

  这难怪有句老话说的好,三百六十行,它行行出状元。

  这时锤子开口说道:

  “这还真没想到,那些盗墓贼居然还能研究出这么厉害的一招。”

  “对了师父,刚才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我看着女酒鬼开口问道。

  女酒鬼听到我的话后,说道:

  “这个怪物,名为飻儞,古时用来守墓的一种邪物,因为它存活时间长,可以适应任何环境,而且有很强的领地意识,极难对付,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盗墓贼惨死在它的嘴中,它是残忍和血腥的产物,每一个飻儞的背后不知道要死多少个孩子。”

  “孩子?这飻儞莫非是吃小孩儿长大的?!”思月对女酒鬼问道。

  女酒鬼听到思月的话后,摇了摇头道:

  “它虽然喜食人肉,但是却不是吃小孩长大,而是吃腐肉,各种各样的腐肉。我之所以说每一个飻儞的背后不知道要死多少个孩子,是因为这飻儞并非是大自然所生,而是人为的,首先寻齐一百个一岁内的小孩,喂其狼奶至三岁,然后培养他们天天食生肉、厮打,把人性里面的兽性给再次引发出来,等到那些孩子在一起长到十多岁的时候,便把他们关在一起,不给任何吃食,那些孩子已然有了兽性,长时间挨饿哪能受得了,只得在里面厮杀,把咬死的人给活活吃掉!”女酒鬼说道这里,语气一停,再次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死去的飻儞,接着对我们说道:

  “于此,一月不足,百人吃得剩下五六人时,养主在把他们赶出来,让他们去吃各种各样的腐肉,蛇肉、狼肉、狗头、甚至王八肉……让他们吃身染病疾感染,如果有能熬过去的那个人距成为飻儞也就不远了。”

  “熬过去的那个人接着会怎么样?!”锤子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