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九十四章 想跑晚了

第九十四章 想跑晚了

  那三角形的脑袋比我们的脑袋都大,它那和水桶般粗、不断反光的黑色鳞片身子在水中一升而起,一双发着红光如同灯笼般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们四人看。

  眼神之中满是血腥和暴戾之色!

  “我……我说各……各位,都……都这个时候了,咱还不快跑,杵在这里给它当点心不成??”锤子在这个时候,开口哆哆嗦嗦的说道。

  女酒鬼却临危不乱,她说道:

  “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在它眼皮底下逃得掉,你尽管去逃。”

  女酒鬼她这句话说的的确没有错,在这么大一条蟒蛇的面前,我们能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这广明王刘妄为了自己的墓地还真的什么有敢往里养,他不就怕这些东西饿昏了头,把棺材咬碎,活吞了他的尸身?

  那条护陵黑蟒刚从水下出来,好似还没有适应这水外的环境,一直盯着我们三个人看,并没有着急冲上前攻击。

  在我们面前这条蟒蛇,以我估算,少说也得有个十多米长,蟒蛇这种动物,它一旦体长超过8米,力气大,耐力久,就可以轻易的吃掉一个人——只要它饿了,而我们又靠近了它。

  眼前这条蟒蛇它饿不饿我不清楚,但是我们所在的位置却距离它很近,而且我看它的样子,并没有想放过我们的意思。

  思月在此时从腰间抽出手枪,打开保险后,看着那条黑色的巨大蟒蛇开口对我们问道:

  “既然不能跑,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女酒鬼下唇紧咬,低声道:

  “你们往后退,我自己来。”

  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女酒鬼问道:

  “师父,你自己能对付得了那条大蟒蛇?”

  女酒鬼听到我的话后,双目紧盯着那条蟒蛇道:

  “我不想再把话重复第二遍,带他们先走!!”

  我见师父发了火,只得听从,谁让咱是她徒弟不是?虽然我心里面有些担心,但我看到她现在这个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面多少觉得她能够应付的过来。

  我叫着锤子和思月三人一同准备慢慢往后撤离,可就在我们往后退的同时,那条蟒蛇发现了,它张开大嘴吐出黑褐色的舌头,不断地发出“嘶嘶嘶”的声音,巨大的蛇头也朝着我们三人这边快速垂下逼近过来。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跑也不行了,我忙大喊一声,招呼锤子和思月快跑。

  就在我们刚转身往后跑的时候,那条巨大的蟒蛇突然张开血盆大嘴,朝着跑在最后面的我就咬了过来。

  一股恶风带着腥臭之气逼近而来,它这一口,差点儿没把我的魂给直接吓飞了!

  我猛地朝着地上趴了下去,想躲开蟒蛇这致命一口,也就在我刚刚趴到地上的瞬间,女酒鬼窜到了我的身后,挡在了那条蟒蛇的面前。

  趴在地上的我担心女酒鬼的安危,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忙转头朝着她那边看了过去。

  之间那女酒鬼从身上拽出一把能有半米多长的短剑,迎着那条巨大的蟒蛇掠身一跳,与你蟒蛇的大嘴撞在了一起。

  “咔!”的一声,女酒鬼手中的短剑直接刺中了那条蟒蛇的脑袋上面。

  可是那蟒蛇身上的鳞片却很硬,我估计那短剑刺入不到半寸,蟒蛇吃痛,大头一甩,接着张大追着刚刚落地的女酒鬼就咬了过去。

  女酒鬼见此,纵身一跃,躲避过去,同时再次连续起跳,朝着其中一个方向快速逃走。

  那蟒蛇刚才被她刺中一剑,哪肯就此放过她,腥臭的大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忙晃动着巨大的身躯紧追上去。

  女酒鬼也并未跑远,她见追在她身后的那条巨大的蟒蛇全身已经从底下暗河里面出来后,嘴角再次翘起她那标志性的笑意。

  我多次见过女酒鬼她这么笑,根据我的经验她一旦嘴角上翘,肯定是那蟒蛇中了她的计。

  随着那条蟒蛇追进后,女酒鬼不逃反而迎着那条蟒蛇冲了上去。

  见她双脚在地面上借力一点,整个人起跳躲避过那蟒蛇蛇头的攻击,身形一动,极为敏捷的转到了那条蟒蛇的身后。

  正当我以为她要从身后再次进攻那条蟒蛇的时候,她却突然站立在原地不动了。

  这女酒鬼匪夷所思的动作,让我十分不解,且替她捏了一大把冷汗。

  因为那条蟒蛇那到女酒鬼绕到了它的身后,忙用它那粗壮的尾巴朝着女酒鬼的身上缠绕了过去。

  女酒鬼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被那蟒蛇的蛇身给死死地缠住。

  见女酒鬼被束,命在垂危,我当下就那耐不住了,咱不能见死不救,忙对思月说道:

  “思月,把你身上的那把匕首给我,我去救她。”

  思月听到我的话后,忙拦住了我说道:

  “琴生,你先别着急,我感觉她肯定是估计让那条蟒蛇缠住自己的。”

  “故意的?她脑袋里面有坑?!咱们再不上去救人的话,琴生她师父恐怕真得填了那蟒蛇的肚子。”锤子也开口说道。

  思月却摇了摇头道:

  “你们先别急!我刚才看到她在被那条蟒蛇缠住的时候,把匕首贴在了前胸。”

  “什么意思?”锤子听后更加不解。

  我听后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忙开口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师父她想利用蟒蛇它自己的力气,让它把自己给杀死?”

  思月点头:

  “对,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

  听到思月的话后,我再次朝着女酒鬼和那条巨大的蟒蛇看了过去。

  果然那条蟒蛇缠住女酒鬼后,便开始慢慢收紧它的身子,蟒蛇缠绕猎物的时间并不是任意的,它会感觉猎物的心跳,一旦猎物的心跳停止,蟒蛇就会立即松开紧紧缠绕猎物的身体,开始吞食。

  这种看似冷血残酷的精确计算让蟒蛇能够以最小的体力消耗达成捕食的目的。

  和动物对弈,可不是和人较量,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分心,和人较量输了还能有下一次机会,但是和动物较量若是输了,那么就只有一条路,成为它的腹中食。

  若是我们不能及时的去救我师父的话,她很可能会被蟒蛇给活活地勒死。

  看着那条蟒蛇勒的越来越紧这个险,思来想去,我真的能冒这个险。

  “不行,我得去救我师父,思月你把匕首给我。”我看着师父被那条蟒蛇把她缠在它身体中间越勒越紧,实在沉不住气了。

  思月看了我一眼道:

  “即便是你上去救她,你就真的能救的了吗?”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面前!我师父她好几次救过我的命,我做人不追求什么以德报怨,但忘恩忘义的事情也干不出来,我要是现在不过去,和特么畜生还有什么区别!!”

  思月听到我的话后,楞了一二秒,接着她把身上带着的那把匕首抽出来递给了我,同时对我说道:

  “走,我和你一起去。”

  就在我们准备动身的时候,在后面的锤子却开口拦住了我俩:

  “你们先别过去,快看!”

  随着锤子的话,我突然听到在不远处那条缠住女酒鬼的蟒蛇突然发出了一阵阵嘶叫,好像和吃痛时发出的惨叫差不多。

  这转头朝着那边看去。

  只见那条蟒蛇身上已然被血水给染红,此刻它正在挣扎着从女酒鬼的身上撤去。

  直到现在,我才借着强光手电筒的光线看了个清楚明白。

  原来女酒鬼开始把匕首贴于前胸平放,等到那条蟒蛇缠住她的时候,突然把匕首以90度选择,让匕首尖刺朝外,那蟒蛇缠绕她的时候,肯定会被匕首所伤。

  蟒蛇在缠人的时候,一旦吃痛,它就会越缠越紧,直至匕首穿透它的身体,活活地把自己给划开刺死。

  但这条黑色的巨蟒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毕竟有了些脑子,见势头不对,忙从女酒鬼的身上退走。

  刚从水底出来,就受伤不轻的蟒蛇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不再去追女酒鬼,反而朝着那条底下暗河里面快速逃去。

  那酒鬼见此,冷笑一声,红唇微启:

  “你现在想跑?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