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九十六章 当诛三族

第九十六章 当诛三族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他也想凑到暗河边上去看看。

  我忙一把拽住了他:

  “锤子,你别看,看了我保证吓死你,我现在感觉自己往后半个月都吃不下饭!”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那广明王刘妄到底是残忍冷血到了那种境地,才会如此的视人命为草芥。

  他自己一死,所为他陪葬的人不计其数!

  思月也在这个时候走过来好奇的看着我问道:

  “琴生,你刚才看到那暗河下面有多少具死人?”

  “数不清,恐尸满暗河!”

  就在我们三人说话的时候,女酒鬼她自己却继续朝着前面前进。

  见此,我们三人忙快步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窄了起来,穿过一个石壁通道,前面又出现了一个类似于墓室的空间。

  在这个墓室里面,一个巨大的青铜棺材躺在一面白色的石床上面。

  看到眼前这个巨大的青铜棺材后,锤子双眼一亮开口说道:

  “这个棺椁肯定就是广明王刘妄那老王八蛋的!”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什么原因,锤子这句话刚刚说完后,四周突然围着我们吹起了一阵刺骨的阴风……

  这阴风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那广明王刘妄他还能听到锤子刚才骂的话?故意弄出这么一股风来吓唬吓唬我们?

  “这风是咋回事?老琴,你的眼好使,你看看周围有啥异常没有。”锤子警惕的看着四周对我问道。

  我站在原处,仔仔细细的朝着这个墓室看了一圈儿后,并没有任何发现可疑的发现。

  于是我摇了摇头对锤子说道:

  “没有,至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我们还是得多加小心,那广明王刘妄盗了不知道多少古墓,对于防盗墓可算是专家了,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管怎么样,既然咱们进来都进来了,肯定得过去打开那青铜棺椁来看看,里面葬着的他到底是不是广明王刘妄。”锤子说话的同时摩拳擦掌,他对广明王刘妄那棺椁里面的宝物早就惦记上了。

  “是不是广明王刘妄的棺椁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忘记我们这次来这里的目的,我寻我父亲的遗体,你们去找紫鸡皮草,可都不是盗墓。”思月在这个时候开口对锤子提醒道。

  锤子看了思月一眼道:

  “我说思月小姐,你话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咱们这一路走过来你自己又不是没有看到,这广明王刘妄为了安葬自己,害死了多少无辜

  老百姓们的性命,我要是开棺盗了他的墓,这就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这乃是善举。”

  思月白了锤子一眼道:

  “你可算了吧,少拿这些来忽悠我,那广明王刘妄死都死了几千年了,还用得着你为民除害?你除哪门子害?”

  也不知道这思月和锤子他俩人命中犯冲还是怎么回事,他们俩这一路就没消停过。

  锤子干咳一声,正要反嘴的时候,一直站在我们前面的女酒鬼却突然开口打断的他:

  “这个棺椁它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我听到女酒鬼的话后,忙抬头朝着那个青铜棺椁看了过去。

  “它之前被打开过。”女酒鬼双目紧盯着那个青铜棺椁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我们都震惊不止的话。

  锤子更是快步走到了女酒鬼的面前看着她问道:

  “什么?!咱们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这刘妄的棺材已经被人给盗过了?!”

  女酒鬼双目一直盯着那个青铜棺椁,许久才开口说道:

  “我有不能确定,如果我们想弄明白,就去把这个棺椁给打开。”她说着便朝着那个青铜棺椁走了过去。

  锤子紧随其后,我刚要动身跟上去,这个时候在我身旁的思月却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我。

  “思月,有什么事儿?”我转过头看着她不解地问道。

  思月看了我一眼,又盯着正在朝着青铜棺椁走过的女酒鬼对我问道:

  “琴生,对于这个你刚刚拜下的师父,你对她的了解有多少?”

  对于思月突然问出的这句话,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脱口问道:

  “怎么了?”

  思月低压声音对我说道:

  “我老是觉得她好像不太对,我们来这广明王刘妄的龙游宫湖底墓里一次次死里逃生都是有各自的目的,那么她冒这么大的险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就为了收你这么个徒弟?”

  听到思月的话后,我看着她问道:

  “你是在怀疑我师父?”

  思月点头:

  “我不得不怀疑她,到现在我都弄不清楚她来这里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或许她不想告诉我们。”我看着她说道。

  思月听后,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道:

  “我也真的希望如你所言……”

  走在后面的我和思月跟上后,这时女酒鬼已经走到了青铜棺椁下面的那个石床之上。

  锤子在下面用强光手电给她照明,她站在石床上面好似在仔细寻找着什么。

  女酒鬼她先是在青铜棺椁的两侧找了半天,没有发现后,又朝着青铜棺椁的棺头尾摸索寻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酒鬼仔细寻便了整个青铜棺椁,依旧没有找到能够打开它的外在开关。

  若是我们找不到这打开青铜棺椁的开关,凭着我们自身的力气想打开它,根本不可能。

  “我说这打开棺椁的机关会不会在石床上面?”这个时候,锤子一句无心的话,反而让女酒鬼双目一亮。她马上把目光转移到了放置棺椁的石床上面。

  找了没一会儿,女酒鬼便寻到了打开青铜棺椁的开关,她用力按下去后,接着就从石床上面跳了下来。

  可让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时候,从女酒鬼按下机关后,青铜棺椁并没有自行打开,整个墓室已然静悄悄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会不会是年代久远,机关已经坏掉了?”思月看着那个青铜棺椁开口问道。

  锤子不死心的说道:

  “要不然就是我们机关找错了,不行过会我再上去找找。”

  也就在他们刚刚把话说完没多久的时候,青铜棺椁里面突然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闷响声,接着巨大的青铜棺盖自动慢慢往后退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这个青铜棺椁的棺盖就已经打开了。

  心急的锤子刚想走过去看看广明王刘妄的棺椁里面到底有多少陪葬品的时候,我忙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

  “锤子,你先别过去,这刘妄的棺椁就这么容易打开?恐怕有什么陷阱!”

  锤子看着我刚要说话,突然棺椁里面发出一声“嘶”的破空之响,接着一股白色的浓烟从里面冒了出来。

  “毒气,都快往后退!”女酒鬼看到那股白烟后,忙提醒我们躲避。

  我们四人一同后退,与那股白烟保持开了很远一段安全距离,一直看着那股白烟彻底散去后,这才慢慢朝着棺椁再次靠近了过去。

  这时,女酒鬼带着我们直接走上了石床,走近棺椁,我们同时朝着里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我极度震惊的同时,也一下子傻了眼!

  因为在这个刘妄的青铜棺椁里面所葬的并非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身着和我们一样现代服饰的男人!

  我借着强光手电的光线打量,棺椁里面躺着的这个男人双目紧闭,约莫死的时候能有四五十岁,依稀看清他身穿一身潜水服,手中还紧握一把军用匕首,尸身干瘪发黑,头发基本脱落。

  不过当思月看到这具男尸后,身体开始不断颤抖起来,她慢慢地伸出手朝着那具男士脖子上面摸索出了一条项链,当她看清楚项链上面的挂坠后,双手猛地一抖,项链掉了下去,我同时看到思月的双眼之中留下的泪珠。

  “爸~!!!”她看着那具男尸哭着跪了下来。

  “爸,爸!我……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来接你回家了,接你回家……”我看着跪在石床上面哭的泣不成声的思月,再看了一眼那具躺在青铜棺椁里面的她爸爸的尸体,彻彻底底的懵了……

  思月她爸爸的尸体,又怎么会突然跑到广明王刘妄的青铜棺椁里面?是谁把他给弄进去的?

  这些细思极恐又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妄的尸身它又是藏在哪里?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站在我身旁的女酒鬼却猛然抬起头朝着其中一个方向看去,接着一声极威严沉重的男人声音从那边传了出来:

  “谁在扰朕之安眠,其罪当株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