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九十七章 盗墓者死

第九十七章 盗墓者死

  当时我们四个人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后,都被吓了一大跳,我马上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但在那强光手电光线所照射不到的尽头处,除了一片如墨般的漆黑外,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时锤子也看着那边开口问道:

  “刚才那个说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是人还是鬼?!”

  女酒鬼盯着那边开口说道:

  “是什么东西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刚才说话的那个东西觉对不是人!”

  女酒鬼的这句话让我心底起了一层寒意,看向那个方向的时候更是仔细谨慎,生怕一走神,那里面便会窜出一只恶鬼来。

  “既然不是人,难道刚才说话的是鬼不成?”思月看着女酒鬼也开口问道。

  女酒鬼并没有回答思月的话,而是从她随身带着的黑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罗盘,方方正正的把它平放在手心。

  那罗盘上有黑白两根指针,自它被女酒鬼放于手心上面后,两根指针便一直来回快速转动,一直没有停下来。

  女酒鬼见此,白秀的脸上面色一沉,她再次抬头朝着那边看去,我同时从她双目之中居然看到了一丝绝望的神色!

  到底刚才说话的那个非人的鬼怪阴魂是什么来路?居然能让我师父这个茅山高手都心生绝望。

  刚才听那他说话的语气,就好似古代的皇帝一般,难不成之前跟我们说话的那个人正是死后成阴魂的广明王刘妄?!

  我刚想到这里,一阵冷风吹过,让我不寒而栗,若真是那个生性残暴的刘妄的话,我们今天可算是遇到铁板了。

  一个能够拥有数千年道行的恶鬼暴君,女酒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难怪我刚才看到她的眼神里面有绝望的神色!想到这里,我再次朝着女酒鬼看了过去,此刻她依旧双目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一句话都不说,也看不出她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难不成我们今天还真得把命留在这里了?

  正当我想开口问问她我刚才所想是真是假的时候,她却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我极为吃惊的动作!

  只见我师父双膝弯曲,竟然朝着那个方向直直的跪了下去。

  她跪下后,接着上身弓腰前驱,头重重地扣在了地面上,同时双手手心朝上,两手背紧贴地面!

  这……这正是五体投地之拜,这时古时候臣民跪拜皇帝时的最高礼数。

  女酒鬼突然扣头跪下,让我吃惊之余,一旁的锤子和思月也是愣住了,锤子当先朝着女酒鬼那边走了过去,低头看着她问道:

  “我说女侠,你……你别弄的这么瘆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跪谁?”

  女酒鬼听到锤子的话后,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连续扣头九次后,慢慢抬起头朝着前面那片黑漆漆的墓室交流里说道:

  “我们本不知是广明王您的陵墓寝室,寻错误入,以跪认错,既以铸错,责无旁贷,我为他师,全于我身。我留下,束手就擒;放他走,万死无怨。”女酒鬼说着伸出手指向了站在她身侧不远处的我。

  看着我师父那跟指向我的手指,我心突然颤抖了起来,我从未想过,我这个认识并不久,毫无感情基础的债主兼师父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以她的命来换我的命,我也从未想到过,这个平时看起来冷血无情只认钱的人,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我看着她那跪在地上柔弱的身影,心莫名的疼了一下,好似针刺一般,鼻子一酸,双眼还是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我师父她为什么会把我的命看的比她自己的还重要?

  难道就因为我叫了她一句师父?

  但,不管怎么样,我都绝得不会答应我师父她用她的命来换我的。

  想到这里,我忙走到我师父面前,看着她说道:

  “师父,不管对面来的是谁,咱都不需要怕他,大不了跟他玩命,反正我这条命也活不了多久,你要是留在这里,我自己绝得不可能丢下你走!要死一起死,要走也得一起走……”

  “啪!!”就在我说话的时候,我师父她突然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我脸上用力打了一巴掌。

  她这一巴掌一下子就把我给打蒙了,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嘴角同时溢出了血迹,我十分不解地用质问的眼神看着她。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边再次传出一阵很轻微的声音,那阵声音就好像是有大把大把的钉子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差不多。

  气氛就在此刻紧张了起来。

  突然间,那阵声音消失,接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又传了出来。

  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随着那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渐渐地出现在了我们强光手电的光线下。

  难道这个黑影他就是那个变态广明王刘妄的阴魂?!

  随着那个黑影朝着我们慢慢走近,我逐渐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一身看不出年代绣着沧海龙腾的黄色龙袍穿于他身上,袍角垂直而下,宽大的衣袖无风自起,他那一双不断发着寒光地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好似在看几只蝼蚁,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随着他的逼近,侧漏而出,好似能够藐视天下,俯视万生!

  他……他就是广明王刘妄的阴魂?!!

  就在我目瞪口呆看着那个朝我们慢慢走近的广明王刘妄,站在我身旁的师父却突然开口对冷冷地我说道:

  “琴生,快给广明王跪下!”

  听到我师父的话后,我转头看着她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其它的我一概不跪。”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最坏的打算也我想好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我这条命绝对不能用别人的来换。

  如果我选择苟且偷生,答应让我师父她自己留在这里,或许我还能继续活下去,但是这种带着自责、后悔、愧疚和没骨头的活法,我特么不想要!!

  女酒鬼听到我说出的这句话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道:

  “你不想活了?!我让你跪下就跪下,哪来那么多废话!”女酒鬼说着伸腿朝着我膝盖后面用力提了一脚。

  完全没有防备的我身子一个没站稳,就要往前面跪下去。

  在膝盖还未有落地的时候,我猛地转身,跪在了女酒鬼的面前。

  我抬起头看着她道:

  “你是我师父,真要跪也给你跪。一个残害生灵百姓的暴君不值得我弯膝!”

  “咯咯咯咯咯咯……”

  就在我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突然间那个走到我们近前的广明王刘妄不断低声怪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着,一边朝着跪在女酒鬼面前的我走了过来,他身穿一声黄色龙袍走到我的面前,低下头看着我继续冷笑。

  他冷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看着我说道:

  “未有人敢谓本王如此不敬,当诛九族!!”

  “诛你大爷!奶奶个熊的,我特么先把你给干趴下!!”我大喊一声,单手快速掐出三清指法的手印,接着口中大声喝道:

  “急急如律令!!!”与此同时朝着广明王刘妄的前胸就用力打了过去。

  我知道自己这一次死劫难逃,把命豁出去后,反而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广明王刘妄他见我动手,身形一动,轻盈的好似一片落叶般朝着后面飘去,很轻松的躲开了我这全力一击。

  “进陵盗墓者皆死,皆死。”广明王刘妄一双威严的眼睛盯着我们几人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