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九十八章 棺材脸儿

第九十八章 棺材脸儿

  这时锤子也开口道:

  “艹他大爷的!人家都表明态度了,各位咱也不能怂了,死之前也得咬下他身上块儿肉来,让他知道咱们也不是吃素的!”

  听到锤子的话后,我一笑道:

  “锤子,他这一个卤了几千年的肉你都能下得去口?我还真服你了!”

  这时思月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和锤子,或许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和锤子俩人还能够在死到临头的时候开出玩笑来。

  “那本王则成全尔等!”广明王刘妄说着单手轻轻一挥,整个墓室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巨响声,接着便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阵脚步走动和低声咆哮的声音。

  我们四下看去,只见在暗处不断地有一具具张着大口穿着现代服装早已死去腐烂的行尸朝着我们这边小跑着跑了过去。

  从那些行尸他们身上的装备看来,都是历来死在这里面的盗墓贼。

  那些盗墓贼也不知道死在这阴气极重的地方身有怨气诈尸,还是早已被那广明王刘妄给控制,此时正咆哮着疯了一般朝着我们死人扑了上来。

  “砰!!”就在此时,思月突然开枪,一枪直接命中其中一具行尸的脑袋上面,因为距离较近,巨大的爆破力直接把那具行尸的脑袋给炸掉了一大半。

  那具行尸双手挥舞着在空中挣扎了一会儿后,倒地不起。

  思月见一击得手,则继续开枪朝着那些行尸开枪。

  见此,我也朝着一具跑近而来的行尸迎了上去,用右手上面所掐出的三清指法朝着那具行尸的脑袋上面就打了下去。

  “啪!”被三清指法打中的行尸顿时身子停在原地不断地颤抖,没一会儿的功夫同样摔倒在地,一动不动。

  看到三清指法对这些行尸也有作用,我则马上朝着下一具冲了上去。

  这时,我师父他也动手了,他随手甩出几章符纸都能准确无误的贴到那些行尸的脑袋上面,被符纸贴住后的行尸全部倒地不起。

  我们四人合力,终于把这一群冲上来的行尸给全部放倒。

  初次交锋占上风,士气大增的锤子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广明王刘妄大声喊道:

  “你个龟儿子,还有什么手段尽管给你许爷爷放出来,今天我不把你的尸体给翻出来抽了筋、扒了皮我就跟你姓!”

  听到锤子的话后,那广明王刘妄看着我们再次沉声“咯咯咯咯……”的冷笑了起来。

  他冷笑着,口中不断念念有词。

  就在我弄不明白你广明王刘妄葫芦里面卖什么药的时候,在我身后的思月却开口说道:

  “你……你们快看那个青铜棺椁上面!!”

  听到思月的话后,我忙转头朝着之前我们打开的那个巨大的青铜棺椁上面看了过去。

  当我看清楚的时候,身上顿时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忍不住倒吸了一大口的冷气!

  因为我看到在那个青铜棺椁的棺墙上面正有一张巨大的惨白色的人脸慢慢从中浮现了出来。

  那张人脸五官七窍都长得很诡异,看起来样貌极为诡异,随着它一点点的从青铜棺椁上面的青铜壁上面渐渐浮现出来,随之它深处一条鲜红色的舌头添了一圈儿。

  它好似生在棺椁铜壁之上,一双惨白色的眼睛看着我们,黑色的嘴唇弯起一个很诡异的弧度,似乎正在看着我们四个人阴笑……

  “这……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儿?!”看到那张长在棺椁铜壁之上的人脸后,锤子开口问道。

  这时我师父开口说道:

  “这个是棺材脸儿,长一尺的棺材脸儿可食人魂魄,长三尺的棺材脸儿难封难灭,这个棺材脸儿少说也得有五尺之上。”

  “五尺之上的棺材脸儿会怎么样?”锤子看着我师父女酒鬼开口问道。

  女酒鬼看了锤子一眼道:

  “茅山有句老话讲:五尺棺材脸儿出,茅山永无宁日时!”

  女酒鬼的这句话,顿时让我明白我们现在所面对的这个棺材脸儿,是个相当棘手的邪祟。

  “那你能不能……”思月的话并没有说完,女酒鬼便打断她的话接着说道:

  “我不可能是它的对手,接下来我尽全力去拖住它,你们往来时的路跑,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千万不要回头!”

  ‘我不跑。’这三个字刚到我的嘴边,却又让我给咽了下去。

  我自己可以选择不跑,和我师父她一起共生死,先不说她之前如何护着我,怎么说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绝对不能丢下她自己跑路。

  但是我又想到锤子和思月他们俩,他们没有陪着我们死在这里的必要。

  所以我心里面暗自打算,不如先答应下来,到时候我和锤子和思月他们先跑,让他们跑出去后,我再找机会回来。

  我刚想到这里,那张棺材脸儿却看着我们冷笑着说道:

  “呵呵呵……莫枉费心机,你们四个人从这里一个都逃不掉。”

  “既然逃不掉,那就跟他拼了!”锤子大声喊道。

  棺材脸儿听到锤子的话后,大声冷笑了起来,接着我便看到棺材脸儿一下子从青铜棺椁上面飞了出来。

  一张惨白色的大脸横空出现在我们面前,围着我们四人来回飞,它那白色长发好似尾巴一样,跟在它身后不断飞舞。

  看无路可退,女酒鬼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符纸和一把木剑,我见她先是用手中的木剑刺穿符纸,接着单手用力一甩,木剑直直地朝着那张棺材脸儿飞刺过去。

  棺材脸儿在半空中快速一闪,躲避过去,同时冷笑一声,一甩头,它那一头白色的头发和皮鞭一样朝着女酒鬼的身上就卷了上去。

  女酒鬼纵身一跳,躲避了过去。

  而我和锤子却没有她那么矫捷的身法,刚想躲避,却没有来得及,正好被那棺材脸儿白色的头发给缠了起来。

  一开始我和锤子拼命挣扎,想挣断头发逃出来,但这些白色的头发随着我俩的挣扎却越来越多,越来越紧,直到最后把我俩死死地捆住,动弹不得分毫。

  我和锤子甚至都没有还手的余地,就被这棺材脸儿给‘捆’了起来。

  这时一旁的思月朝着棺材脸儿开枪,结果和我们俩一样,都被它的头发给缠住,挣脱不得。

  锤子看着思月大声问道:

  “我说思月小姐,你脑子是短路还是怎么地?你开枪能管用吗?你应该趁着我和老琴被它抓住的时候,赶紧跑!”

  思月听到锤子的话后,看着他说道: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哪有朋友丢下朋友自己跑的道理?”

  听到思月这句话后,锤子一下子无言以对,我也摇了摇头,暗道一声:‘这娘们儿,还真够血性。’

  以此,刚一交手,我们三人便被困住,丧失了全部的战斗能力,唯一所能期待的便是我师父女酒鬼了。

  借着掉落在地上强光手枪的光线,我清楚的看到,我师父她此时正站在不远处,拿出一根长针扎破自己的前额,同时双手快速结出一道道手印,口中不断念念有词。

  棺材脸儿看了女酒鬼一眼道:

  “借身儿?有趣……但我可没那么多时辰等你!”棺材脸儿说着快速朝着女酒鬼那边飞了过去。

  黑暗中,强光手电的光线毕竟有限,我看不太清,只听到女酒鬼发出一声惨叫,接着一道黑色的人影一闪,她便从半空中摔落在地。

  女酒鬼她颤抖着身子从地上再次站了起来,口中依旧念念有词。

  棺材脸儿见此道:

  “呵,还不死心?那我就让你彻底说不出话来!”棺材脸儿脑袋上面再次飞出如绳般白色的长发快速朝着女酒鬼飞了过去。

  女酒鬼并未躲避,依旧站在原地口中快速念着什么。

  就在棺材脸儿白色的头发马上缠住她脖子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大声喊道:

  “北斗七元眚,通明三界路,黄仙上我身,吾奉天地敕,急急如太极天尊律令敕!!”随着女酒鬼她的一声令下,突然间我看到她的双目一下子从黑色就变成了深黄色!

  同时她的身上多出了一层黄色如动物版的绒毛!!